齐 鲁 黄 氏 文 化 研 究 会
新闻详情
宗 族 事 务 的 思 考                             湖北赤壁 宋保华
 二维码 109
发表时间:2017-05-22 09:32

                       宗 族 事 务 的 思 考

                                 ——转自邵武联谊会会长黄承坤的微信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古国,宗族文化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民族和宗族之所以经万劫而不死,历百难而不衰,就是文化的力量作支撑。我作为一个在宗族事务里担任了一届会长的宋姓族人,我想谈谈一些关于宗族事务的想法和思考,供族事参与者们商讨。


   当今社会,由于民风沦丧,人与人之间信任危机,人们的情感无所寄托,只能寄望血脉关系,于是就出现了全国一片姓氏宗亲热。无疑,宗族内与社会相比,虽不是一方净土,还是要较社会纯净许多。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担任一个会长,我认为一是光荣的,二并不是谁都能胜任的。说光荣是因为所做的事业是文化传承事业,得以传承的事业都是千秋大业。说并不是谁都能胜任的,这是我要讲的主题,在宗族担任一个会长,个人的确是要具备一些条件的。


   几千年的宗族文化传承,都是族中有一定名望和有一定能力的人担任的,或长老,或乡绅,仅仅是有钱者还不在之列。当代由于宗族事务一度中断荒废几十年,国策调整后,人心思祖,很多地方没有规范选拔家族会长,族人们认为,反正吃亏不讨好,谁愿干就让谁干。又由于主流社会虽不明确打击宗族事务,但并不提倡,这就让各姓氏“识时务”的绝大多数精英们不参与其中。可以说,当下在宗族事务中能担起宗族使命的族人,是没有占到主导位置的。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宗族,如果贤人和能人不在其位,就会乱象丛生,小乱是内斗,勾心斗角,大乱亡国亡族并不少见。我们的国家、民族、宗族,从来都不稀缺贤人和能人,就缺好的公平竞争的用人制度。有了好的公平竞争的用人机制,贤人和能人自然会脱颖而出。当下各姓氏的“血脉净土”也并不纯净,有些乱象并不亚于大社会,甚至还闹些低级笑话。究其原因,还是族中有一定名望和有一定能力的人不在其位。


   那么,哪些人不宜或暂时不宜担任宗族事务主职工作呢?我认为一是未成家立业的。人生有许多事要做,但许多事都是在一定年龄段内做的,提前、滞后或倒置都是不可取的;二是人生处于事业巅峰,在社会入职者。在社会入职是职责所在,是在履行责任,在宗族入职仅是一种义务,责任要大于义务;三是还在为生计柴米油盐而奔波的人。做宗族事务是尽义务,只有奉献,没有索取,如果连生活都困难,就不必尽这份义务;四是文化程度太低,根本就不懂得宗族来龙去脉的人。宗族事务是一种文化传承,如果你上台发个言,还要请人写发言稿,甚至念都要念错,你就不必上这个台;五是在你的人生经历中,从未担任过团队领导,或协助领导团队的人。管理宗族事务也是一项领导工作,而且是社会上最吃亏不讨好的领导工作,如果你没有这一人生历练,就很难在这个民间松散组织中形成凝聚力。


   我在从事宗族事务中,认识了一位宗族青年,如果不是在宗族事务中相逢,他还是有许多优点可取的。他现年四十出头了,既没有成家,也没有立业,今朝在这里组织宗亲会,明朝在那里参加宗亲会,我是很不认可,也很不认同的。还有一些随意而为的这会那会,建立一个微信群,封这个为副会长,封哪个为秘书长,找几个土豪出些钱,一会儿商会,一会儿商贸文化研究会,一会儿又宗亲会,邀请这个宗亲,那个宗亲,定个日子搞一次活动,自己在台上一坐,甚至讲话稿都要请人写,下面掌声一鼓,酒杯一碰,“会”就成立了!更有意味的是,居然还以领导身份到“下面”作“指示”。具有三千多年文化根基的大宋家族,难道有如此浅薄吗?!我认为,这样的“会”不过是乱花钱,玩一场游戏罢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结果,更谈不上传承,于宗族毫无意义。真正的大事具有两个属性,一是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可以传世,二是不被金钱所左右,有钱没钱,它照样生生不息。人的境界,事的格局,远非金钱所能替补。一个人仅仅是有钱,只能悄悄地过日子,如果凭财大气粗待人处事,结果肯定是自取其辱。世界上能用金钱摆平的事都不是大事。仅仅是花钱办的事,没有钱自然会灰飞烟灭。


   再来说说,当一个宗族会长要具备哪些基本条件。我认为担任会长者一要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家里没有人扯你的后腿;二是身体健康,家境殷实,不再为生计劳碌奔波;三是本人有一定的品行修养和胸怀,能容事容人;四是有一定的文化功底,大至要晓得民族的兴衰,家族的繁衍,能把家族所做的事用文字准确地表述得出来;五要有一定的组织能力和担当精神,遇到困难还能勇往直前,等等。


   我在体制里工作了一辈子,在一个小县级市里还称之谓“领导干部”,说句毫不谦虚的话,要我担任一个地方的行政首长,我可能毫无畏色,真要我担任一个宗族会长,我还真有些诚惶诚恐。原因是后者没有经济支撑,没有行政手段,没有法律扛杆,更没有尚方宝剑,还不能使用小心机。主事者不但要懂政治,懂经济,懂历史,懂文化,懂外交,唯独不必懂军事,而且还要亲力而为。当好一个宗族会长确实有些不易!应该说,宗族事务能发展到今天的热烈场面,主事者和参与者,特别是宋氏商丘总会,都是作了大量的积极的铺垫工作的,只是当前一些乱象,要急待规范,更值得组织者们冷静的思考。


   我写这篇小文,主要是讲宗族各会的会长,是希望各会的会长们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能率性而为,能称得上文化、值得传承的大事都是规范而严肃的。作为参与宗族事务的广大族人,能热心有情感就足够了,是不要任何附加条件的。宗族也是社会缩影,社会上的一些不良现象,同样会在宗族事务中出现。在当今的宗族事务热中,绝大多数族人都是总结经验,歌功颂德,喝采声一片,我却说了一些族人很不愿听的话,不知是否有伤族风,有悖常理,有违人情,只能让族人评说,本人也虚心听取意见。

             

                                                  湖北赤壁 宋保华

                                                   二零一七年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