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 鲁 黄 氏 文 化 研 究 会
新闻详情
【纪念七七事变专稿】父亲献枪抗日记(台胞纪念抗日文章)       黄端礼
 二维码 110
发表时间:2017-07-07 12:33

 

              【纪念七七事变专稿】父亲献枪抗日记(台胞纪念抗日文章)


    八十年前的今天,随着卢沟桥上的枪炮声,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开始了!“四万万人齐蹈厉,同心同德一戎衣”。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中华儿女前仆后继、浴血奋战,取得近代史上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胜利。

   历史不仅关乎过去,更关乎现在和未来。纪念历史不是为了咀嚼苦难、延续仇恨,而是为了重申和平与正义的价值,从历史中汲取智慧,获得开创未来的精神力量。战争场面血雨腥风,军民伤亡3500多万,血染的历史教训何其深刻: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能自强。防止历史悲剧重演,自当理直气壮地谴责一切否认历史的言行,但最根本的还是要从历史中凝聚力量,奋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伟大的抗战精神,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强大精神动力。”

    在“七七事变”八十周年之际,本站特发表88岁高龄的台胞黄端礼先生怀念父亲的文章,以示不忘当年台儿庄地区那些在抗日战争中做出贡献的人们。

                                                                        ——编者按


父亲献枪抗日记

       黄端礼(台湾)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败兵游勇带枪流窜,落草为寇,在鲁南苏北小有名气的土匪武装就有11股,为了保家护院,地主富农大多买枪自卫,都必须经过县政府登记,并烙有火印以示合法。

    我家住泥沟镇前程村,父亲崇汉公(字倬云)与三叔崇功公(字叙堂)各有一把德国制造20发的手枪,因为可以单发也可以连发,是玩家的抢手货。

      台儿庄大战前,我们村是台儿庄前沿战场,全家躲避战火逃到运河南的薛庄,在台儿庄西南角不远。我们与准备参战的国军同住一个院落。当时我7岁,记不清国军准确的部队番号,只知道是孙连仲的部队,好像是27师80旅(精锐手枪旅),每人三大件:一把20发的手枪,一杆较步枪短的马枪和一把大刀。旅长看到我父亲有与他们同样的枪,鼓励我父亲组织抗日游击队,为国家民族抗御外侮!我在旁看到旅长与我父亲双手紧握,共同留下爱国热泪,并送我父亲一箱编号403的手枪子弹。

      台儿庄会战结束后,原先躲避战火的难民回来整理遭战火摧毁的家园,我家的客屋被日军重炮击毁,落在地上的擎梁柱上用粉笔写着“李先烈蒙难处”!可知在我家有一位姓李的国军为国捐躯。我们请来和尚,为这位先烈超度亡灵。

      等家园稍事整顿,我的父亲就变卖田产,开始筹募武器组织抗日游击队,并喊出“抗日救国,有枪出枪,有人出人,枪人齐来更是欢迎”的口号,很快集约300多人。有一位是我父亲情如兄弟的马继春,扛着一挺轻机关枪,送给我父亲,说是他在他家石磨底下捡到的。这挺机关枪很少见,它不是内填式的弹夹,而是子弹裸露卡在长条铜片上的,卡弹的铜片两头公母挂钩可以连成长条不断发射,能轻重两用。初建的抗日游击队有了这挺机关枪“如虎添翼”,马老黑的二弟马继超担任机关枪手,此人高大威猛,胆量、力气过人,人送外号“赛马超”。马老黑的大儿子马东义成了我父亲的两员大将。

      黄埔军校六期政治科毕业的黄僖棠是我的族伯,以“五〇游击队”司令的身份回乡组建敌后游击队,他喊出希望乡亲们出钱、出人、出枪为抗战救国共襄盛举!黄司令力邀我父亲跟他任大队长,并开玩笑地说:“二弟如果不愿屈就相助,我就‘三顾茅庐’”。父亲盛情难却,再加上台儿庄大战前与那位国军旅长的盟誓,就答应愿意与黄司令人马合并,一道抗日救国。其实我父亲既不是任何党派,也无意当官,组织游击队是受27师80旅旅长谈话的影响,才唤起民族大义,力主保乡救国。父亲曾向我母亲说:“等打走了日本鬼子就不带兵了,就回家好好过日子”。

      “汉奸”这个名词,是中日战争后才经常听到的说法。从我记事儿起就知道人人对汉奸深恶痛绝。山东沦陷后,一些数典忘祖想做“官”的人,加入日本人 “秩序维持会”,充当铁杆儿狗腿子,还大马金刀地在同胞面前耀武扬威,鱼肉乡里。峄县地区沦陷后,我的父亲随黄司令的“五〇游击队”撤退至北山里,日军不好捉拿。一次我父亲有事回家,不幸消息走露,被三个汉奸出卖。民国27年7月3日天还未亮,一个担任日伪军区队长的汉奸带着200多名日伪骑兵,包围了前程村。我父亲只带了一名卫士,知道不能交战,便化装成老百姓打算趁机突围出去,不幸被发现,那个汉奸区长向鬼子献媚说“太君,他就是‘毛猴子’(日军称游击队为‘毛猴子’)大大的”。两个鬼子兵立马抱住我父亲,用绳子绑着拉到我祖母的院子里,一个矮个子鬼子兵跳起来打我父亲的脸,让我父亲交出藏匿的武器。鬼子在汉奸的带领下,来三叔崇功家搜出来手枪和一纸游击队任命其为八大处处长的委任状,汉奸又带鬼子到西院叔伯曾祖父家,去找管账的澎棠族伯,在他家也搜出了一把手枪。因他是黄司令的近房兄弟,特意抓走以示报仇。鬼子以三人是游击队的罪名,全都绑在一起。父亲趁着还没有分开,悄悄地说“崇功,我们两个不能都死,鬼子是冲着我来的,到城里问话的时候,你把什么事儿都推到我身上。”三叔含泪摇头说“不能,死就死在一起,等孩子们长大了再给我们报仇!”

      父亲兄弟三个被鬼子抓走后,我大伯崇开公和堂伯父崇敏公随后到峄县城设法营救,找到那个汉奸区长后,为了营救亲人,不得不屈辱地给他下跪,得到口信,父亲和三叔因鬼子拿不出是游击队的证据,交钱后可以保释。崇敏大伯立即回家去筹“救命钱”,我家和三叔家各卖了一顷地。

      父亲兄弟二人被吊在县政府大堂上,脚尖刚刚沾地吊了一天一夜,被鞭子、棍子打的遍体鳞伤,膝盖以下被鬼子皮鞋踢的没有一块好地方。三叔疼的实在受不了,不停地破口大骂,鬼子问翻译官他叫唤什么,因翻译官拿了我家送的钱,竟给鬼子说好话,这才把我父亲和三叔放下来,第二天就被释放回家。澎棠大伯被吊在二堂上,鬼子说他和游击队黄司令是兄弟,不可轻饶,受尽酷刑之后被处死。

      我父亲回家后因伤势严重,不能回部队,在我外祖母的后院小房子里休养了三个月,外伤好了但内伤仍重,身体大不如以前。经我母亲苦劝苦求他才答应“解甲归田”,没再回部队,于是便将200多不同类型的枪支和一大批弹药全部捐献给“五〇游击队”司令黄僖棠用于抗日。

       

        下图是作者黄端礼2017年清明节回乡祭祖的照片。




                             黄 振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