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 鲁 黄 氏 文 化 研 究 会

踏先人足迹寻访沂蒙腹地            古风绵长怀珠揽玉苑上村         黄礼贵

 二维码 154
发表时间:2019-07-04 00:32

              踏先人足迹寻访沂蒙腹地

                   古风绵长怀珠揽玉苑上村   

                 

                                  黄礼贵    (马兰)


    明朝万历年间,沂州府费县苑上村出了一位显赫有名的近士王雅量,官至大理寺卿,与马兰黄氏六世祖和公(近士)为大明同僚。王雅量有二子二女,因与和公同朝为官,门当户对,故把長女许配给黄和公次子祚昌公,从此黄王两家结为姻亲。

        祚昌被皇封乡饮大宾后,不仅是王家乘龙快婿,更成了王家的座上嘉宾,来往频繁、常小居不归。,因此,祚昌公在王家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祚昌公书法石刻“铜池競秀”就是其中一例。

      时空穿越了400多年,做为祚昌公的后裔,寻访先祖足迹,拜谒先祖生活过的地方,己成为当下先祖后人梦寐己求的夙愿。

      2019年6月30日,祚昌公后裔长支二房族人崇慰、崇杰、崇华、崇印、礼贵、礼士、礼杰、礼廷一行八人迎着夏晨曙光,从台儿庄出发,驱车前往沂蒙腹地苑上村,寻访拜谒马兰黄氏长支二房始祖祚昌公书法石刻“銅池競秀”,行程约三个小时,到达苑上村。

        苑上村是费县朱田镇的一个小山村,位于朱田镇驻地西1·5公里,距京沪高速30公里、日东高速l5公里,在沂蒙72崮之一的由吾崮对面,背靠牛头山,怪石嶙峋,沟壑纵横,却终年流水潺潺,久旱不涸。“苑上”這个名子很有文化品味,因为這里曾在明朝出了一位显赫有名的近士――王雅量,并建有王府花园,名曰“芳林苑”,苑上村也因此而得名。

       芳林苑南临就是商代文化遗址――古台,古台又称神仙台,长60米,宽40米,高4米,东北西南走向,台北有古窑遗址,遍布碎瓦陶片,还有燃烧未尽的木炭及先人生活遗存物品。

       登上古台,清新宜人,静立树下,阵阵琴声飘然而至,寻声而至却不见弹琴之人,只見台东北一股泉水穿石而下,声如琴韵,泉头上立一石碑,上书“琴泉”二字,系明代崇祯年卢照京所书,明代邑人汪桂茂赋诗曰:“悄然幽韵出深林,洗却人间竹肉音。到此广陵堪静会,孝尼何事别相寻”。

     由琴泉北去约百米,怪石群拥,形似龍头,石间一泉,水涌如注,便是“龍泉”,龙泉西面是古龙泉寺遗址,现有唐代银杏树一棵,巍然立于古寺基前,虽历千年沧桑,仍枝繁叶茂,英姿勃勃。

        距龙泉30米处又-清泉,无数气泡顺水柱沸然而上,晶莹剔透,神奇美妙,故称珍珠泉。

      由珍珠泉北寻又有一泉,水明如镜,映照蓝天,站在泉边相貌楚楚可鉴,传说该泉能辨善恶,谁做了亏心事,在此一照,立现原形,泉边立一石碑,上刻“天镜泉”三字,右上刻“西园居士朱泰來和交父书”,左下刻“苑上王令王雅量左海父题”。

       早些年,村內还有一泉,数处泉口喷出朵朵银苞碧花,令人称奇,名曰“百花泉”,因遭破坏泉已不在,仅存一块百花泉石碑,現放在村部,完好无损。

        在這绝佳风水宝地上的近士府第花园――芳林苑,她当年是何等辉煌应该不言而喻了,現在芳林苑整体已不复存在,但三块奇异的看花石一块似初绽莲花,一块貌似盘龙卧海,一块分上下两层古怪多姿,其中一块在芳林苑最北边,依然耸立在原址,未曾挪动过,实为难能可贵,在看花石的基石(约90公分见方)上长支二房始祖祚昌公书法镌刻“銅池競秀”四个铁画银钩,遒劲端秀的四个大字耀然石上,落款为“琅玡黄祚昌”,這是迄今为止,唯一发现的自马兰黄氏开基马兰屯600多年以来诸先祖中唯一一件书法石刻真品、原品,真是见字如見祖,不由挥然泪下,如沐祖德,热血沸腾,思绪万千……,

她不仅是临沂、费县的重要文物,更是我马兰黄氏极为珍贵的孤品文物,她是马兰黄氏的家宝、族宝,是先祖留给他后人的骄傲和荣耀。

        另据资料记载,芳林苑三块奇石是王雅量长子王旌贤购运来的,因战乱未能及时立起来,40年后由王雅量之孙王之荣所立,王雅量女婿黄祚昌为纪念长辈,传承家风,除“铜池竞秀”外,还写有文章刻于碑上,希望后代子孙永远铭记,但石碑已不存在,唯有那富有灵性“铜池竞秀”看花石在那里默默地見证着历史,守望着他的后人们,传承着永恒的力量!

       感谢苑上村王氏家族及所有村民为守护“铜池竞秀”看花石而付出的艰辛!

      希望祚昌公的后人们,有机会一定到苑上村寻访、拜谒,以告祚昌公在天之灵!!


                                             20l9·7·2下午写於台儿庄


齐鲁黄氏宗亲网友情链接: